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 夕

书画词曲 古董鉴赏 文史哲思 金融风投

 
 
 

日志

 
 

【转载】红山玉器的收藏和鉴赏4  

2013-03-25 00:10:03|  分类: 玉器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西高弟里《红山玉器的收藏和鉴赏4》

 

4、红山文化玉器的真伪

 

 

说到红山文化的真伪,首先要搞清目前正式承认的红山文化玉器的数量,为什么说这是当务之急呢?因为许多红山文化的研究者已经在头脑中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势,国家的博物馆只有300多件,民间怎么会有真的红山文化玉器呢?首先,“国家的博物馆只有300多件”的提法就是一个不确切的概念。国家的博物馆是不是只包括国有的博物馆呢?国外的博物馆收藏的红山玉器算不算在其中呢?私人真的没有收藏红山文化玉器吗?“只有300多件”正确不正确?我们就来看看一些权威人士的统计。

郭大顺是红山文化研究的权威,他在《龙出辽河源》一书中告诉我们,“‘C’字形龙。目前所知共4件。”他一一列举:三星他拉一件、黄谷屯一件、傅忠谟家两件。前两件当然没有疑问,傅家一件已经在瀚海拍卖公司拍出,应该只剩下一件。不过原主是他,还是不错的。那么故宫博物馆的一件呢?是不是就是傅家转让的?

 “‘玦’形龙。已知共22件,其中经正式发掘出土的4件,有明确出土地区和出土地点的7件,传世品11件。”但是在该书的121页,郭先生所举的“牛河梁地区收集1件”例子中,却不在他上面所列举的3种类型中。

不管怎么样,郭大顺先生没有把现存的红山文化玉器全部统计出来。但是有人想作这样的尝试。吉林大学吕军先生就作过统计,他在自己的硕士论文中统计“新中国成立以来,……出土的玉器约计251件”,(他把有明确出土地点的收集品也包括在出土玉器中)而“传世品约计108件”,后者以公开发表的为准。也就是说共计359件,这也只能是个大约的数字。首先,他把北京故宫的红山文化玉器只统计了1件,其实故宫在网上公布的就有4件,还不包括1件红山神人像。其次,他把台湾和香港的私人收藏品也统计在内,这就扩大了范围。

在这两位的统计之外,我们还来看看有没有公认的没有争议的红山文化玉器呢?

有!

邵国田报道了红山文化出土方形玉壁。

翁牛特旗出土的碧玉人面形佩饰在台湾展出。

2000年10月碧玉人面形佩、竹节形玉握等走私文物移交给内蒙古文化厅。

我们还可以举出更多的例子。来说明现存的红山文化玉器的总数远远不至359件。

从以上介绍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出,即使现在被专家认可的红山文化玉器中,大多数也不是正规发掘出土的。就拿郭大顺先生所举的例子来说,4件“C”字龙都不是正规发掘出土的;22件玉猪龙只有4件是正式发掘出土的。两者的正式发掘品仅占15.38%。这么小的比例反过来证明了流散品的大量存在。

好了,我们现在应该打破这样的思维定势,国家只有300多件,民间怎么会有红山文化玉器。

自从红山文化玉器闻世以来,已经渡过了漫长的数千年。它或者象“C”字龙一样,被农民在刨土时不经意地发现;或者象玉箍形器一样,被考古专家在牛河梁发掘出土;或者象玉勾形器一样出现于河南殷墟的妇好墓;象勾云形佩一样出现于北京西周晚期的燕国墓,甚至远在河南三门峡,西周晚期的虢国墓中,也出现了玉猪龙和马蹄形器。

数千年来,红山文化玉器以其奇特的器型、绚丽的色彩、精致的工艺和神秘的气息吸引了一批又一批、一代又一代的爱好者。遗憾而又幸运的是,人们认识红山文化玉器实在太晚了!21世纪的第一年,当我们在书斋中撰写本书时,不禁回想起20世纪初夏,奥布鲁切夫、斯坦因、伯希和、桔瑞超和吉川小一郎等人对我国敦煌文物的肆意掠夺。敦煌闻世于晚清孱弱的年代,是敦煌文物的悲哀!红山文化定名于改革开放的上个世纪80年代,是红山文化的幸运。略感遗憾的是,解放前发现的少量红山文化玉器有的被误认为是商周文物而流失海外。由于人们还不识红山玉器的真面目,很长一段时间,红山文化玉器的仿制和伪造几乎不存在,直至上个世纪的90年代开始,首先是台湾古玉爱好者的搜求,接着是富起来的祖国大陆也掀起了收藏古玉的热潮,市场需求的急剧膨胀使大量红山文化玉器的仿制品、伪造品和臆想品应运而生,如何判别红山文化玉器的真伪已经成为古玉收藏界十分敏感的话题。

对于红山文化玉器的真伪问题,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见解。

一种意见认为,红山文化的玉器造型奇特,还可能有更多的从未见诸于发掘报道的玉器出现,比如著名的“C”字龙就是在没有正式发掘报告的情况下被认可的。因此,对于市场上出现的大量红山类玉器  采取默认的态度,尤其在一些刚刚涉足收藏红山文化玉器的爱好者中,往往见到奇特的红山玉器就卖,并作为宝贝收藏于家中,而全然不顾这类玉器的玉质、沁色、刀工。对于这样的收藏爱好者,我们只能对他报之以苦笑。不要说一般的爱好者,就是台湾故宫博物院,因为收购了红山勾云形佩和其它一些高古类玉器,也在台湾引起了一场风波,台湾故宫博物院的院长也不得不几次面对质询。尽管台湾故宫博物院的有关专家在《来自草原的神祗与精灵》一文中兴奋地说:碧玉人面形佩饰“这件玉器的曝光,让我们又一次证明,博物馆员依据艺术史的风格分析,以及长期经验所累积培养的鉴定能力,的确可以超前于田野考古发掘,将流散品中具有重要意义的文物,辨识出来”。这段话,表达了台湾故宫博物院专家们的信心,但是,还没有彻底消除人们的疑虑。真是因为这场风波,使人们对流散品中的红山玉器产生了较多的顾虑。轻易相信一些古玩商人的诺言和编造的故事,十个有十个要上当。

另一种意见认为,市面上和爱好者手中的红山文化玉器一概都是伪品。这种意见有一个很可靠的理由,就是我们前面所说的那种思维定势。国家只有300多件,民间何来那么多的红山文化玉器?其实,仔细推敲一下,这个理由有些似是而非。我们想一想,科学的考古发掘已经证实红山文化承继的历史在1000年以上,它上联兴隆洼文化,下接夏家店文化,其历史之长足足超过人类有文字记载的全部历史。我们就以1000年为例,若红山时期一年生产一件玉器,则存世应该有1000件;一年制作10件玉器,则存世应有10000件,其数量是惊人的。我们在古籍《逸周书》上读到,周武王“俘商旧宝玉万四千,佩玉亿有八万”。商朝国祚只有数百年,尚且留下数量如此巨大的玉器,何况红山和红山类文化长达数千年。而且,玉器不同于瓷器、青铜器,除非遇到火山爆发被熔融,一般只会受侵触破损而不会灰飞烟灭,因此,不管它埋藏于何处,总有出土的一天。汪庆正先生在答《中国收藏》作者提问时说过:“最近内蒙古刮风暴,风暴过后地面上露出了很多文物”。内蒙古东部就是红山文化地区,汪先生说的“很多文物”就有可能是红山类玉器,它被农民捡起来收藏,完全是可能的事情。在这里,我们向读者介绍一幅刊于《人文地理》2001年第6期的“科尔沁沙地”简图,科尔沁沙地分布于内蒙古赤峰、通辽地区,面积4.2万平方公里。从图上的地名标识上,我们可以找到红山文化分布区域的熟悉地名:赤峰、翁牛特旗、巴林右旗、通辽等等。在与图相配的有关文字中,我们读到小宋“让我看他两年来的收藏,一堆古铜币和几十枚箭关,还有一柄钩镰枪的枪头。这是他在冬闲时间,在几公里以外的的大黑山山坡上捡到的”。为什么这些古代的东西会裸露在山坡上呢?文章中说:翁牛特旗“地处蒙古高压中心的东南缘,气压梯度大,来自西伯利亚的强烈季风……”使得“这里很少刮风,一年办刮两次,一次刮半年”,而沙尘暴的最高时速可以达到每秒22米。沙化的土地在强烈季风甚至沙尘暴的作用下,完全可能把地表下的文物裸露出来。我们在内蒙古自治区考察时,也亲历了这种沙化的土地和沙化的天气,图  就是这种沙地的地表照片,在照片上,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出地表上的沙和散落在地上的玛瑙细石器。

在另一篇介绍《考古迷》李恭笃夫妇的文章中写道:“每埸风暴过后,他都能看到石器、陶片、箭簇东一个西一个地裸露在外面,”从以上的介绍,我们完全可以相信当地的居民收藏有红山文化的玉器,事实上所谓的有确切地点的红山文化玉器收集品,大多数就是从当地的居民中收集而来的。这些农民把随手捡来的红山文化玉器系在烟杆上,插在裤兜上。有的甚至把玩了几十年,把受沁的玉器盘得红透红透,还不知道自己手中的宝物究竟是什么。

特别要提醒的是,对于一般爱好者来说,不能轻易相信一些自封的玉器专家的鉴定。什么是专家?“对某一门学问有专门研究的人”。目前全国专门研究红山文化的人有几个?即使一些其他地区的博物馆专家,他对更为专门的的红山文化玉器也是接触较少,看过十几件红山文化玉器,而不是长期累月的把玩、浸润,是很难说能成为红山文化玉器专家的。更何况一些民间的所谓鉴定家。象孙守道和郭大顺这样的红山文化学者,他们的著作是所有红山文化的爱好者必读的课本。而辽西和内蒙古东部地区一些小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也许有的人不可能写出大部头的学术著作,但因为他们所处的环境,红山玉器在那里出得多,看得多,他们中有不少红山文化的鉴定专家。

笔者看过一些介绍红山文化玉器的专著,有的膺品被当作标准件介绍,有的则相反,只把有正式发掘报告的作为真品,稍有差异,一概斥之为假货。这样的参考书,或者使人买进伪品而沾沾自喜,或者使人和真的红山玉器擦肩而过。总之,不从考古学、工艺学、文化人类学甚至气候学、环境学的多角度去考虑,不观察玉器的质地、穿孔、沁色、雕工、器形、触斑、破损和纹饰等因素,而侈谈玉器辩伪,十个有十个要上当。

本书虽然着眼于介绍红山文化玉器的鉴赏,但不是专门讨论鉴别的著作,它虽然也介绍一些红山文化玉器的鉴定知识,但认为以此可以辩别红山文化玉器的真假,实在是有悖于作者的初衷。我们有的虽然已过知天命之年,有的就读于高等学府的考古专业,但还没有狂妄到自称玉器鉴定专家的地步。本书的宗旨主要是让读者喜欢红山文化,欣赏红山文化,从而惊叹我们祖先的智慧、才气和创造力。

下面是真假两件玉猪龙,一看就可以明白了。

红山玉器的收藏和鉴赏4 - 西高弟里 - 西高弟里博客红山玉器的收藏和鉴赏4 - 西高弟里 - 西高弟里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