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 夕

书画词曲 古董鉴赏 文史哲思 金融风投

 
 
 

日志

 
 

【转载】柏岳先生命名了黑皮玉器  

2013-03-24 21:57:06|  分类: 玉器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ym_chen1948《柏岳先生命名了黑皮玉器》

 

黑皮玉器,不管是真是假,它已经是客观存在。是真,它可能是人类文明的大发现;是假,它又是一桩收藏界的大笑话。迄今为止,不少收藏爱好者是相信黑皮玉器是真的;迄今为止,另有不少收藏爱好者和更多的专家学者认为黑皮玉器是现代赝品。

谁也说服不了谁!

只要不是谩骂,不管多大的争论,对于我们认识黑皮玉器的真伪,认识史前文明,认识收藏最本分的内涵,都是十分有益的。在这个世界上,谁没有犯过错误。

不管黑皮玉器将来的命运如何,谁都不应该忘记,是柏岳先生最早命名了黑皮玉器,是他把这种表面附着黑色皮壳的玉器命名为“黑皮玉器”。这个“皮”字,清楚地把黑皮和黑沁区分开来,尽管由于习惯的原因,我们有时还会把这类玉器表面的黑色皮壳说成“黑沁”,但收藏者心中已经明白,黑皮玉器的黑色皮壳和和玉器的黑沁是两码事。

柏岳先生,1924年4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大专文化。1949年11月来北京。离休前为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委员会常委、社会服务部部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第六、七、八届委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原玉器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柏岳先生为收藏界所熟悉,是缘于他对玉器的研究特别是对红文化玉器的收藏和研究。

2001年,他和曲石先生合作,在《文博》2001年第1期上发表了《红山文化太阳形玉器考》一文,对红山文化玉器群中被称为“太阳神”的器型,作了探讨。他们论述了此种玉器既非考古发掘品,所用玉料、作工、造型等又都与红山玉器风格迥然不同。对此种玉器是否确为红山文化先民遗物暂置不论,但在历史上对太阳的崇拜却是各原始民族曾经有过的事实。就红山文化的内涵,作了查考。文章从自然环境、气候物象,农耕和游牧在该地区的作用,以及人类这些生存方式对原始信仰的影响,作了分析,从而肯定了太阳神这类史前玉器出现的必然性。此文推动了红山玉器太阳神的研究。

2001年8月15日,柏岳先生在《中国文物报》第八版上发表了《对勾云形玉佩为“玉眼”说的商榷—兼谈红山文化玉器的命名问题》,此文涉及了红山玉器最为奇特最难解释的勾云形佩的命名和内涵的问题。文章的发表,说明了柏岳先生对红山玉器和红山文化的研究在逐步深入。

在经过多年的收藏和研究后,2007年1月,柏岳先生由新华出版社出版了《玉海拾珍》一书,该书收录柏岳先生和其弟柏平先生收藏的300件古玉精品,其中的一百多件红山、龙山古玉为首次面世,多属罕见珍稀之物。除图版之外,该书的论述部分发表了柏岳先生和陈逸民、陈莺先生的四篇论述,分别是《红山文化玉器的真真假假》、《圆雕黑皮玉器真伪及年代初探》、《黑皮圆雕玉器》和《关于红山文化玉器的几个问题这我见》。论述中对红山玉器的材质、造型、纹饰、做工、沁色、金属斑痕、旧色与光泽等古玉的鉴别特征谈了精辟的见解,老人把自己对古代玉器的认识无私地奉献给社会,对收藏爱好者认识真正的红山古玉,有很大的帮助。柏岳先生是一个享有盛誉的收藏家,他不是一个古玩商人,在他的所有论述著作中,没有丝毫的铜臭气,当然我们并不反对商品经济中古玩买卖,我们不赞成的是借古玩学习之名行销售之实的行为,特别是针对初涉收藏的爱好者,这种所谓的学习俱乐部往往是钩鱼的诱饵。一个高风亮节的收藏家,最不耻于这种行为。

在该书的论述部分,尽管只有两篇文章的篇名和黑皮玉器相关,这就是柏岳先生发表的《圆雕黑皮玉器真伪及年代初探》和陈逸民、陈莺先生合作的《黑皮圆雕玉器》。但是,在其他文章中也有黑皮玉器相关的内容。尤其是《红山文化玉器的真真假假》一文,第一次在媒体上公布了黑皮玉器的身影。

此文原载于《中国收藏》2001年1月创刊号,文中公布了黑皮的玉鹰、玉龙形佩、玉松鼠、玉鸟形佩和玉鸟佩等黑皮玉器,尽管此文还没有正式提出黑皮玉器的命名,但从发表的图片,从文章中“多出现在黑色或黄色皮壳之下”的判断,说明,柏岳先生已经对黑皮玉器的认识走在了所有玉器收藏家和研究者的前面。

书中的《圆雕黑皮玉器真伪及年代初探》,原载于《中国文物报》2001年9月12日。文章第一次在收藏界和考古界提出了“圆雕黑皮玉器”的名称,从此,一种全新的史前玉器被命名被争论被珍藏或鄙视。在此文中,柏岳先生主要讨论了这类玉器的材质问题,他“请地矿部矿床地质研究所对玉器表面黑皮作电子探针测试,皮壳中钾和锰两种元素含量较高,疑为高锰酸钾。随后又进行拉曼光谱分析,证明其分子结构不对,不是高锰酸钾。过了一段时间,笔者将个人收藏的一件黑皮玉器的外层皮壳全部刮下,通过矿床地质研究所送国家地质实验测试中心作了等离子质谱分析。分析报告显示,该玉器的黑色皮壳中含有35种元素,……”我们不再在这里讨论黑皮玉器的鉴定问题,我们要说的是,柏岳先生在文章最后表明的态度,是我国民间收藏爱好者的共同心声,他说“对古玉器的真伪,年代的鉴定是一个复杂艰巨、难度较大的系统工程,笔者在这方面还缺乏研究,但很想为弘扬中华民族玉文化尽绵薄之力,不敢藏拙,抛砖引玉就教方家。”对拥有众多红山玉器和黑皮玉器的柏岳先生来说,他并不思考的是在耄耋之年出售这些玉器,以享清福,而是在思考如何发扬我国的传统文化。

写下上面的文章,柏岳先生是高寿七十七岁。出版《玉海拾珍》时,先生高寿八十四岁,但是先生并没有停下探索的步伐,在这期间,他一直关心和注视着黑皮玉器的出土、收藏和研究的情况,他一方面向有关方面呼吁要重视黑皮玉器的研究,另一方面热情地接待黑皮玉器的同好,和这些民间研究者一起探索黑皮玉器的成因和所折射的古代文明。对于一些不理解或反对者,甚至谩骂的语言,老人也是一笑了之,在探索古代文明的进程中,他理解某些人的失态。

他相当重视上海韩连国、钱益中、陈逸民和陈莺先生的研究,他在自己的著作中一再引用上海几位收藏爱好者的研究,他也关注国外收藏者对黑皮玉器的探索,当他在新华美通的报导中了解了金喜镛先生的情况后,更为我国对黑皮玉器的研究状况而着急。他知道,尽管对黑皮玉器的命名和研究,我们已经走在了国外的前面,但是,没有学术界的介入,这种研究还不能全面的展开,还不能构成全方位的出击,特别是对黑皮玉器的正式发掘,没有政府的许可和国家考古队的参与,黑皮玉器将永远停留在真真假假的无谓争论中,时不待人,形势需要有人挺身而出,而这个人,应该是黑皮玉器的命名者,非柏岳先生莫属。当然黑皮玉器的文化属性问题还有待于研究。

在朋友们的一再要求下,柏岳先生在2008年下半年,给国家文物局单霁翔局长写了一封信,希望国家相关方面重视黑皮玉器的问题。

许多收藏爱好者都对主管我国文物的机构颇为不满,认为他们是吃饭不管事,其实里面有很大的误解。这里面,有许多问题不是说做就做的。经济、观念、社会反应、领导意见、专家态度、舆论、人力等等,对一个在国家政府序例中并不突出的机关来说,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要管的事情也实在太多,他们心中也着争得很,民间的骂声他们听到的并不少,他们正在尽力而为。

国家文物局办公室于2008年11月四日,发了一个函件给柏岳先生,既说明了黑皮玉器目前不被专家承认的客观事实,也慎重地要求金喜镛先生能够提供出土黑皮玉器的准确地点。这份回函,使黑皮玉器的探索和研究似乎峰回路转,消息透露,一时间,黑皮玉器又热闹起来,最有嗅觉的当然是媒体,国内和国外的媒体在黑皮玉器的问题上不再保持沉默,他们有的抢先一步开始了行动,于是,我们下面就会看到国内外媒体的报导。而收藏界也不甘寂寞,一些支持者旁观者甚至反对者都参与进来,仿佛黑皮玉器已经科学发掘,已经公布于世。

此时,柏岳先生声明,他已经年令大了,对于黑皮玉器的探索和研究已经力不从心了,他不能再参与此事了。

我们祝福这样的老人,不管将来黑皮玉器的命运如何,柏岳先生永远是收藏界值得尊敬的长者。

柏岳先生命名了黑皮玉器 - ym_chen1948 - ym_chen1948的博客

柏岳先生命名了黑皮玉器 - ym_chen1948 - ym_chen1948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