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 夕

书画词曲 古董鉴赏 文史哲思 金融风投

 
 
 

日志

 
 

【转载】黑皮玉器、元青花和三星堆玉器  

2013-03-24 21:56:28|  分类: 玉器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号称中国第三次收藏热。

前二次的收藏热,参与者只是小部分社会群体,是有钱人茶余饭后附文弄雅的消遣,虽然这种爱好也能促进社会某个产业链的发展和成熟,但对整个社会的影响并不太大。和前二次不同,共和国时期的收藏热为全民收藏,参与者之多,参与的社会阶层之广,非前二次可比,其对社会影响的深度和广度也就远远超过前二次,又恰逢当今社会的发展和富裕,是我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盛世收藏对文化产业的贡献也就有目共睹了。这种贡献和影响,也就产生了许多光怪离陆的故事。

在当今的文博界和收藏界,有三样东西,最为热闹,可谓两军对垒,纷争不已,口上都不说相关的经济利益,肚中都明白内中的是非曲折,谁都说服不了谁,谁都不肯轻易退出舞台,只是苦了从口袋中掏出真金白银的收藏家,真假难辨,活生生是《红楼梦》中的一句话“真作假时假亦真”。这三样东西就是黑皮玉器(包括红山玉器)、元青花和三星堆玉器,因为当代书画是现代作品,它们的真伪和纷争我们就不在这里讨论。

动静最大,纷争最多,市场最乱的当数元代青花瓷器。

元青花当然珍贵,在中国,不!在世界陶瓷史上,元青花有着其他陶瓷无可比拟的重要地位。第一,因为元青花的烧制成功,使得青花成为后世独占鳌头的陶瓷品种;第二,元青花的出现,使中西方文化交流有了一个为社会各阶层都可以接触的媒介;第三,元青花的出现是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当时入主中原的统治者是蒙古民族,而它统治时期的短促,又使元青花负荷了不应该由它承载的历史使命,无数个历史谜团,使现代学者如痴如醉地讨论元青花和当时的历史进程。而“鬼谷子”元青花天价的出现,更使元青花瓷器的地位陡升。

在元青花研究中,最令人啼笑皆非的命门,居然是它的在世数量。“元青花只有300件”,成了不少学者专家津津乐道的课题,成了元青花研究的阿喀琉斯之踵。反对者和赞成者都以攻克和保护这个命门为己任,仿佛破了这个阿喀琉斯之踵,元青花研究的顽固堡垒就会轰然倒下。

谁说元青花只有300件?

吴树先生在《谁在收藏中国》中认为,该书说元青花只有300件的定论是留英博士蒋奇栖在1993-1996年调查国外博物馆所藏元青花瓷器后作出的,并说,在蒋作出上述结论后不久,“在江西省的高安县、九江县、河北保定、北京元大都等地,都出土了不少非常精美的元青花瓷器。”

吴先生有两处错误,首先,蒋先生在我国文博界的地位,还不足以以个人的调查来影响整个文博界。此说应当另有其人。

关于300件之说,最权威的说法是在在1994年出版的《中国陶瓷》一书上,冯先铭先生认为:“总计国内、国外的全部收藏品在内,元青花瓷器的总数大致在300件以上。”[1]仔细阅读冯先铭先生的这段话,读者一定会明白,冯先生并没有作出“元青花瓷器只有300件”的‘结论’”!?虽然冯先生在这里说的是“全部收藏品”,但他用的是“大致”这样的不确定性词汇,更为关键的是,他在300件数量后又加上了两个字“以上”。如果是300件“以下”,那么,“全世界的元青花只有300多件”这种说法,还有一定的“权威性(当然,权威的提法,也还是有商榷的可能)”,而“以上”这两个字,稍微有点我国文字知识的人就知道,它指的数字应该超过300件,上限是不确定的!当然,我们绝不应该理解为数字的上限是无穷大,那显然也违背冯先铭先生的本意,显然,冯先生的本意也是一个比较接近300件的数字,关键是他并没有把话说死。

此书出版于1994年,结论的形成应该早于1994年,显然比蒋博士的调查要早。凭冯先生在我国陶瓷界的声望,他足以影响全体。问题是冯先生讲得比较谨慎,而其他人却把思维定势化了。

其次,吴先生说,蒋博士结论后,我国在高安等地又出土了一些元青花,这是作者不熟悉我国文物的基本情况造成的常识性错误。高安的元青花出土于1980年11月29日;河北保定的元青花发掘于1964年5月;北京元大都的元青花窑藏发掘于1970年,这些出土的日期,恐怕蒋博士还在读小学,甚至还在幼年。

叙述这个过程,无非是说,300件说影响了几代陶瓷人,不把它的源头搞清楚,恐怕不利于我们理清思路。

在肯定和否定300件说的代表人物中,南京博物院的张甫生先生是肯定方的代表人物,他多次在有关会议上苦口婆心地呼吁300件说的正确性,希望藏家不要再奢望收藏元青花;而反对方的代表人物是上海社会科学院的博士许明先生,他对采访他的香港凤凰卫视明确表明在世的元青花有15000件,他认为,我们不能再让祖宗的宝贝流出海外了。有意思,1和50之比。双方都是情意切切。

我们要讨论这些数字吗?不,我们根本不想在这些无谓的数字上耗费我们的时间,它绝不是阿喀琉斯之踵!而是西西弗斯的滾石!推上去,它永远会下来,永远!永远!。善良的冯先铭先生在做出300件元青花的结论时,绝对不会想到,这个数字如魔咒一样,会永远地罩住他的徒子徒孙,也罩住他的反对者。这个僵化的数字象孙悟空的紧箍咒,使得不少研究者在它面前不敢越雷池一步。

我们不理它,让愿意象西西弗斯一样的人去推石上山吧。我们走自己的路。我们根本不会和有些人去争论所谓的300件问题,我们很清楚,这个世界是变化的,世界的空间和时间都在运动着,只要是真正的元青花,有一件算一件!

在民间和主流文博界的争论中,双方的阵营在不断变化着。一开始,当然是主流占据着话语权,说民间有元青花存在的收藏爱好者往往被耻笑,就绝大多数收藏爱好者来说,自己也不相信会收藏到元青花。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元青花知识的逐渐普及,随着媒体的开放,特别是互联网的出现,使民间收藏爱好者有了说话的地方,有了“聚啸山林”的场所,一些志同道合者就可以共同讨论他们所认识的元青花。最最重要的是,大规模的基本建设,大规模的高速公路建设、大规模的水利建设、大规模的房地产开发,有多少地皮被翻了个底朝天,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动土,它产生于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至今的日子里。十多年来,有多少祖宗埋在地下的宝贝重见天日,有多少祖宗沉入水底的宝贝露出水面。这些我们过去不能看到和摸到的宝贝,活生生地放在有心收藏的爱好者面前,谁不怜惜!谁不珍惜!谁不爱惜!他们见阳光了,他们欢呼主人的子孙们把她们从地下带上人间,他们要享受曾经拥有过的荣耀和尊重。

且慢!那里来的野孩子?谁认得你?我们没有看到过你,你的户口在那里?没有户口,就不是人!在这个把户口(坑口)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专家眼中,这些没有出生证的孩子不是孩子。

当然,他们仍然有人领养,不过领养的人,尽管不乏有经济有地位有学问之人,尽管不乏体面之人,但管户口的人就是不认可,认可最这些野孩子,那要我们干什么?!领养者和管户口的就这样开始争论起来,开始是小范围小规模的争论,最后形成大规模的两军对垒,现在已经是势均力敌了。

在这种对垒中,有个很奇怪的现象,非文博系统的学者和专家往往站在民间收藏家一边,他们中不乏德高望重的大学问家,有社会科学家和自然科学家,这些收藏者根本不是从经济的角度来思考手中藏品的价值取向,他们往往都是在收藏之余考虑把自己的藏品捐献给国家。他们藏品的命运,往往透露出他们的无奈,在学问上和学术地位上比他们差得远的文博界的专家,总是否定他们的藏品的真实性,不少这样的学者,也愤而投入到收藏品的研究之中,他们的加入,因为他们的学术水平,因为他们的声望,使得有关元青花的争论更为热闹影响更为广泛研究更为深入学术层次越来越高。我们就碰到过中央党校的高级教授社科院的高级研究者国家相关科研单位的总工程师等等,他们的参与使对垒的两军力量有了明显的变化。

于是,许明先生在官方和民间的支持下,成为我国唯一进入土耳其和伊朗博物馆库房的取经者,成了一个现代唐僧。他所带回的资料,使国人对元青花的认识有了一个新的提高,以至故宫研究员叶蓓兰先生也在自己的文章中引用了许明先生的观点。作为对垒两军的领军人物,这种学术之间的相互影响是学术讨论健康进行的条件。

队伍在分化,被民间称为最后堡垒的故宫,也有人认为民间存在着元青花,这是在亲眼看到出土元青花以后的觉悟,要承认这个事实,是这位研究员下了很大决心才承认的事实。当然,这种承认要付出代价,他很快就被行内所排斥,他的文章也逐渐淡出主流媒体。好在他是退休以后改变自己的看法,自有相当的民间收藏家众星捧月地爱戴他们,这些圈子内的反叛者也并不寂寞。正当民间收藏界为一些敢于正视圈子内僵化认识的学者专家欢呼时,不料,自己的后院也起了火。一向被视为“国宝帮(民间收藏界视自己的藏品为国宝的圈内人称呼)”阵地的博文网忽然发生了想不到的变化,近期,居然在博文网上出现了这样的帖子《关于对“高安客人”给予除名的决定》,在这个网上,不久之前,还在欢呼高安客人对元青花研究的贡献,众所周知,高安客人就是许明先生的网名,这样的帖子,实在使人惊讶!可见,队伍是会不断分化的,谁都不能高兴得太早!所以,我们的观点是千万不要把学术讨论引入岐途,不要把学术讨论引入政治旋涡,当然一点不牵涉经济利益,好象有点太阿Q,我们的观点是在相关问题的讨论上不能唯利是图。就象有位故宫专家,在国内一面孔的唯300件论,民间的元青花都是假的,却跑到韩国开了好几张证明,白纸黑字赞颂了韩国人收藏的元代瓷器为真品,本来,人家付了钱,事情到此为止也就结束了,可回国后,却在人面前说看到的都是假东西,说完,还要打电话问人家还有要鉴定的吗?殊不知,这个天下实在太小,这位专家在国外的签字和国内的否定早就传到东西主人的耳中,谁还会请这种专家?赚钱的机会少了!

元青花的争论还会继续下去,几十年甚至几百年。

无独有偶,红山玉器也只有300件,真正是好笑,这个数字就找不到源头了。

我们说过,普天盖地的红山玉器和黑皮玉器,当然绝大多数是假货;我们更说过,普天盖地的鉴定专家当然不少也是假货。那么,怎样才不会上当呢?捂紧你的口袋才是最根本的办法。当一些所谓的专家向你介绍他自己的藏品的质量和价格时,你就一定要当心。

黑皮玉器是注定翻不了身的,因为它的出现,顛复了整个文博界的思维。这种形象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形象表达的象征意义根本不可能在现有的文化脉络中得到阐述;这种形象和我们已经认识的文明差距实在太大;就是我们习惯上对玉器沁色的理解,也和黑皮表面的皮壳格格不入……怎么办?

即使有国家文物局要求调查结论的公文,也依然有不少的麻烦。不是经济上的困难,不是物质上的困难,而是思想上的困难,是传统思维的困难。人啊人,你什么时候能够摆脱潜意识的控制,你什么时候能够具有发散性的思维能力,在为国家和人类的事业中,作出自己的一份贡献呢!在这种真和假的争论中,往往是主流学界以经济的眼光来观察民间收藏界,好象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可能再有张伯驹,不可能再有潘达于。难道富裕起来的中国人中不会出现视财富为糞土的爱国者吗。不要把自己走穴赚钱的念头去衡量民间的收藏家,当然能赚钱也是一种本事,但赚了钱的收藏家想做好事的是大有人在。

黑皮玉器的发现还会继续,我们已经说过,它的争论,也不是短时期能解决的。

最近一期的《南方周末》上刊登了一篇文章,题目是《蝌蚪文是不是比甲骨文更早的文字—三星堆玉石文字考》,作者是钟鸣,作者在文章中愤慨地说“说来也怪,红山文化著名的C形龙、保利集团记禹功的青铜器等国家重器都没坑口,却仍能登大雅之堂,而民间三星堆要拿文字说事,却犯众怒,想来该是背景不同,却沾了好沽名者要津,当然虚弱。”读者可把这篇文章找来读读,方知在民间收藏界和主流文博界之间的鸿沟非短时期内可以填满的。其实,有关收藏类杂志上已经介绍过三星堆玉器上的文字,问题是民间的三星堆玉器都被判定为假的,文字一说就根本不成立了。

字里行间,显示该文的作者也是一个学者,问题又回到了我们前面讲过的老话,社会科学界和自然科学界不少有识之士都加入到我国古文化和古文明的研究之中,这是否是个好现象呢?!

僧多粥少。

南无阿弥陀佛!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