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 夕

书画词曲 古董鉴赏 文史哲思 金融风投

 
 
 

日志

 
 

【转载】红山玉器的数量和太阳神的真伪诸问题  

2013-03-24 21:55:13|  分类: 玉器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山玉器究竟有多少?没有出土的太阳神究竟是真是假?

看了几篇帖子,关于古代玉器的数量问题,一直是藏家关心的问题。就我个人来说,我不主张把古代艺术品的具体数量说得一清二楚,事实上是根本说不清的。把数字说绝对了,本身就是一种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古董商最喜欢把数字说绝对,说少,因为这便于他们出售东西。特别是一些台湾的所谓鉴赏家,拼命的要把数字说小,把价钱拉高,有的甚至利用国人的爱国情绪,把他们掌握的藏品推出,这些都是应该善良的人们警惕的。而没有科学发掘出土过的太阳神是不是一定假的呢?个人并不这样认为,C字龙就没有科学发掘出土过,不也被一致认为是真的吗?

现推荐一篇专家的文章,因发表在非艺术品杂志(上海的《检察风云》2008年)的副刊上,所以看到的人不多,这篇文章对于我们认识红山玉器的在世数量问题,以及出土尚未出现的太阳神之类玉器问题,可以提供参考。作者是个严肃但并不固执的学者,他尊重事实,尊重古人,并不以自己的所谓专家身分而轻易否定民间的藏品,这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学者。当然,他也不会轻易肯定民间的藏品,一切都在严肃的研究之后。他就是内蒙古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邵国田先生。

文章的附图,都是邵先生为博物馆或上海某高校采集的红山玉器。

略说红山玉器的几个问题

邵国田

自从1984年考古专家们在辽宁省牛河梁等地发掘出土了玉龙,玉筒等红山文化玉器以来,研究和收藏红山玉器不断升温,反而,出版的有关红山玉器的书籍也不下20余种。但是,无论是收藏者还是研究者都遇到了困惑,如红山玉器的世存量究竟有多少;玉料出在哪里;已见到红山玉器的时代问题;市场上和收藏家出现那么多太阳神是否都属红山文化……。最近,笔者为了给上海工会管理学院的文物鉴定专业建立考古学文化标本室,利用暑期合计为本专业的大二学生一齐,在红山文化分布的中心地区之的内蒙古赤峰市的三个旗县的兴隆洼文化至小河沿文化遗址进行调查,较重者有:巴林右旗的锅撑子山遗址,翁牛特旗的东部的旗杆遗址(属于红山文化

图1、2),炒米房遗址(村北玄武山遗址属赵宝构文化,西北山属于红山文化祭祀遗址)。包莫图小河沿文化遗址,在这些遗址上进行实体调查和标本采集,并走访了当地农牧民群众,进行征集工作,还参观了赤峰市、克什克腾旗、林西县、巴林右旗、巴林左旗、翁牛特旗6个市、旗县级博物馆、5个私人收藏者看到一批不同时代的史前玉器,取得了重要收获,结合过去笔者在敖汉旗及赤峰市第二、三次文物普查的体会,就以上的红山玉器几个问题浅谈陋见,以就正于方家。

红山玉器现存藏量问题

过去一般认为,现存于全国各考古科研单位和各级博物馆的红山玉器为300余件,加上海内外收藏家的玉器,总量为一千余件(辽宁省孙首道先生曾作出这样的估计)。

这次考察中,我们在翁牛旗乌丹镇遇到一位朱姓的收藏者,据他说,由于红山文化积石冢和祭坛近年的破坏,红山文化遗址也大量被盗掘(笔者曾于2005年同市文化局、博物馆的领导一起查看翁牛特解放营子兴隆洼、赵宝沟、红山、小河沿几种文化遗址被盗掘的现场,就预想这种盗掘会愈演愈烈,这次所见果如当年所料),出土的各种史前玉器也就很多。据朱某说,他见到的每年从这个旗发现的玉器以动物为题材的就有20多件,他还强调说,他所见到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当我们看近年遭破坏的炒米房红山文化祭祀遗址的现状,总觉得他的话不可不信。再如,我们在旗杆遗址附近的一家蒙古旗牧民家中,见其男主人拿出一件碧玉斧和一件灰白玉鸟头来,一看就知道这是遗址出土的。我们在调查锅撑子山遗址时,在兴隆洼文化分布区向导拣到一件碧玉斧,在红山文化分布区他拣到一件完全白化玉箍上口残件。我们只是一过之间的调查,却见有两件玉器,想到那位牧民常年在遗址上转,几乎把拣玉和细石器当作一种收入来源,家有玉斧等玉器也绝非偶然。

还比如,笔者于2003年春天陪同外地同行在考察敖汉旗董家营子红山文化制玉作坊址时,竟无意中采集到一件蚌形佩(收录在于建设主编的《红山玉器》一书中)。2006年夏,阿鲁科尔沁旗文物普查队员在一处红山文化遗址调查时,也采集到一件黄玉蝉,长7厘米,这是迄今所见蝉之面刻画最为清晰和精彩的一件。同时,他们还在一处兴隆洼文化遗址上采集了件碧玉斧。

近年,笔者亲眼看到赤峰地区一些红山玉器收藏者(这次看了五家),他们少者几千件,多者数百件,总数要有几千件。这也是赤峰收藏界的少部分。

这类事例还有很多。我们以此估计,在红山文化分布中心区,即今辽宁西部的朝阳五县(朝阳、喀左、建年凌源、北票)、河北北部的围场等县,赤峰12个旗县区,通辽市西部约20多个县,按翁牛特旗的比率大体推算出每年至少出玉器1~2千件。如果我们在往后退十年左右的时间,即红山玉器出土的高峰期,应至少有1~2万件出土的玉器。

关于这一地区出土的史前玉器的相对年代和文化属性问题

1984年,翁牛特旗三星他拉出土高26厘米的碧玉龙(图3)被专家们考证出为红山文化,使世人一时震惊。20多年过去,他几乎成为华夏文明的象征物(如华夏银行把它当作行徽,中国文物研究所也当作所徽)。笔者曾于1991年在《内蒙古文物考古》杂志上发表文章,依据玉龙的整体造型,纹饰(眼睛,颔下网格纹)等特征,极似赵宝沟文化陶尊上的鹿首龙纹,因此确认这件玉龙和以后又发现于广德公乡的黄玉“C”字形龙均为赵宝沟文化,其原型为鹿。

这一看法曾一度遭到否定,他们仍坚持这是属于红山文化,其原型为猪。本世纪初,当郭大顺先生看到天津文物店保存一件在建国前收藏的“C”形龙的头部带有鹿角时,在他的《龙起辽河源》一书中才认为我的观点也“不无道理”。

去年和今年年初,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资料室主任朱乃斌先生在《中国文物报》等报刊上发了两篇文章,也认为这两龙不属于红山文化的,但他认为是属于距今四千年左右的夏家店下层文化的。

笔者这次所考察的炒米房遗址正是广德公所辖。看见这处属于赵宝沟文化分布区应有近10万平方米,遗物十分丰富,而且在遗址附近的村庄见有3件动物纹饰的标本。一件是灰陶塑猪,一件实石雕熊,另一件是长方形石磨块两端和两面均线刻动物纹饰。这些都有助于我们对“C”形龙的断代问题。

首先,黄玉龙和碧玉龙的这一条山脉和少郎河并不是夏家店下层文化分布的中心区。这里已属于西拉木沦流域,在这里,兴隆洼和赵宝沟文化的聚落址不仅分布密集,而且每个遗址的面积也大,是这两支文化的分布中心区,这是由于翁牛特旗的地理环境所决定的,这里是燕山山脉和大兴安岭的过渡地带,多平缓的坡地,适宜于早期人类居住。说玉龙属于夏家店下层文化,从遗址空间分布的规模看是没有道理的,而说其属于赵宝沟文化则是符合这里的实际。

其二,笔者这次所见三件动物纹饰的陶、石标本,虽然不是龙的造型,但说明赵宝沟文化的先民们自然崇拜,万物皆有神的思维观念,同样反映在其他动物身上。线刻方块石上也以方格纹或菱形网格来表示动物的身躯,这与玉龙下颔处的纹饰相一致。

除了两件玉龙的时代问题值得讨论外,我们所红山文化玉器的书籍中,也有若干器类也存在断代问题,比较明显的是玉斧类和玉玦类。这次考察中,我们征集了两件小玉斧(如图4、图5)确属红山文化的。有些玉斧和玉锛则属于兴隆洼和赵宝沟文化的,尤其是那种梯形小玉锛。笔者曾在赵宝沟文化的命名地——赵宝沟遗址采集到一件高体如小骨棒形的玉玦,证明这类玦是属赵宝沟文化的,许多书籍则把这种玦归到红山文化。红山文化就不见有玉玦出土。

其实斧,锛之类是很好断代的,可以根据这几种文化的石斧形态来划分。有的书上还竟然将属于夏家店下层文化的玛瑙玦也归到红山文化或兴隆洼文化的玉器之中,要知道,红山文化和以前的文化中尚不能制作玛瑙器。这无疑也会给收藏者造成误导。

随着一些考古发掘报告和研究文章的陆续出版,会有一个明晰的玉器断代标准。正如我们有理由认为“C”形龙是属于距今7000年左右的赵宝沟文化一样,如果赵宝沟文化的墓葬和祭坛被发现和发掘,我们会看到更为丰富和惊奇的玉器种类和各种文化玉器的区别和传承关系。因为赵宝沟文化的墓葬尚属缺环,就形成赵宝沟文化玉器的缺环。2007年和2008年春,考古工作者在通辽市扎鲁特旗北部清理百余座小河沿文化墓地,出土一批过去未曾见到的玉器群,这不仅填补了该文化玉器种类的诸多空白,也为我们重新审视辽西地区古玉器时代和谱系提供了科学依据。

红山玉器的用料问题

制作红山玉器的玉料产自何地?是否以岫玉为重?也是一直困扰学者们的一个问题。笔者曾在1993年秋赤峰首届红山文化国际学术研究会论文集上发表一篇文章,其中谈到了敖汉旗董家营子红山文化遗址上存在玉器制作的作坊问题,依据是在1985年调查该遗址时在一座房址上采集一批有切痕的玉料,主张红山玉器的玉料就是产自当地,一时在学术界引起关注。1998年秋,笔者陪同北京大学教授夏正楷先生在敖汉旗兴隆沟遗址搞古地理与生态考古调查时,见到一个属于寒武纪的沙砾层,他说,这个层中就可能出现玉料。2004年,当地农民就是在这个古地层中找玉料仿制兴隆洼文化玉器卖给前来考古的工作人员。

20世纪80年代,巴林右旗博物馆的青格勒先生在田野调查中,采集到一大块有包浆的籽玉料,有玉器大家鉴定为和田玉,并认为是辽代丝绸之路商队来辽国遗漏下来的,而且让我写一篇考证的文章,我至今未敢冒然动笔,因为这个问题很重要,尽管

《契丹国志》记载西域诸国的世界商队每隔三年来辽上京进行贸易,并带来玉器等珍宝,但这块籽玉说是辽代的西域人留下来的缺乏时代印迹。

这次考察中,我们分别在旗杆遗址和锅撑子山遗址采集到属于蛇纹石一类的玉料(图6、图7)和灰红红山玉器的数量和太阳神的真伪诸问题 - 西高弟里 - 西高弟里博客软玉料(图8)。这种玉料在地表分布很多。这些散落的玉石料就是制作玉器剩下来的废料。我们在乌丹旗一家私人博物馆中,见到散件带有加工痕迹的大块玉料。这些足以说明,红山文化至兴隆洼文化期间的两三千年历史长河中,这里的先民们已经掌握了在自然界中选择玉料中获得很丰富的科学知识,并向开采玉矿方面迈进。巴林右旗博物馆收藏玉器中的红山文化玉蚕、玉鸮的玉质非常好,这与他们采集的那块籽玉料是一类玉。

在我们快结束暑期时,赤峰市内的一位收藏家请我去看他新收的一批玉器,有玉玦玉环等,我一看玉质和右旗出土的玉器相似,就问他是否在右旗收得,他回答和我推测相一致。据赤峰市原政协副主席黄凌云先生于本世纪在巴林右旗北部发现了古人开采玉矿的五个矿洞,他给我看了照片,还把采集的陶片和矿石给我看,有红山文化和赵宝沟文化两种。我当时还存有疑虑,这次所见几处遗址废弃的玉料,间接证明他们发现是何等的重要。

关于玉器中“太阳神”神面像问题

今年一月份,凤凰卫视到赤峰采访我时,问及民间收藏很多“太阳神”玉面像是否都是真的,红山文化有无太阳神?因为编导问的这个问题很突然,很难一时答上,我只是说,尽管迄今未见“太阳神”类玉面具出土,但不能说史前时期“太阳神”不存在,正如“C”形龙也未见发掘出土过,但谁也不能由此否认“C”形龙的真实存在。就这样搪塞过去。

事后,我也总在红山玉器的数量和太阳神的真伪诸问题 - 西高弟里 - 西高弟里博客这一问题,在民间所见各式各样的“太阳神”玉面像如果存在,他们是属于何种文化,为何在牛河梁那样高级别祭祀群遗址不见呢?而写实的作品——玉人、陶人、石人像却屡有出土呢。我也主持清理草帽山红山文化祭祀遗址和墓地,出土了5个各体石雕像均为写实作品。

目前所掌握的情况,在这一地区发现最早的人像是兴隆洼文化期的如下几例:

1.1982年冬,笔者在首次发现兴隆洼文化遗址就采集到一件石人像。

2.20世纪90年代发掘的林西县白音长红山玉器的数量和太阳神的真伪诸问题 - 西高弟里 - 西高弟里博客兴隆洼文化遗址时,不见发现立于灶址旁的石人像,被专家们考证为“灶神”(这类石人像在克什克腾旗,巴林右旗均有出土),而且还发现最贴近“太阳神”的巴林石人面像,牙齿为镶嵌的獠牙。

3.2003~2005年发掘的兴隆沟兴隆洼文化遗址,出土石人面像,牙齿为镶嵌的蚌片。

4.巴林右旗那斯台遗址于20世纪80年代调查采集到一件黑红山玉器的数量和太阳神的真伪诸问题 - 西高弟里 - 西高弟里博客石人像,其面部神话得十分怪异,很接近我们见到的“太阳神”。在《考古》杂志上发表的报告中,著者认为是红山文化的,后来证实,那斯台遗址不仅存在红山文化遗存,也有兴隆洼文化遗存,根据已发现的兴隆洼文化人像多有“神化”特点,笔者有理由认为,这件黑红山玉器的数量和太阳神的真伪诸问题 - 西高弟里 - 西高弟里博客石人像因该属于兴隆洼文化的。

5.在巴林右旗博物馆收藏两件碧玉人面像,其中一件形象怪异,牙齿外暴,推测这两件玉面像也应属于兴隆洼文化的(见《红山玉器》一书)。

以上只是收藏与各文博单位的有出土地点的玉,石人面像,在民间收藏见有多例,不一一例举。

在这次考察中有两件事引起笔者的注意:一是8月19 日在乌丹镇见到一件碧玉佩,只有两个双连璧似的大环,左右上方各出一勾云角,与以往发现红山玉佩——即中部是勾云孔,四角出勾云角截然不同。第二件事是在翁牛特旗海日苏乡白庙子看到几组岩画中的“太阳神”图案,均为两个大眼睛下面为牙齿,上虽无角,从整体图形上看极似这件双目纹出角的“玉佩”。此类图案的岩画尚见于松山区三座点夏家店下层文化山城遗址,在南城址基岩上发现一组岩画,均叠压于夏家店下层文化遗迹之下。由此可以推断,同类岩画的时代要早于夏家店下层文化,属于这一地区新石器时代先民的杰作。那么文化是否属于红山文化同步尚无法确定。而我们都隐约地感觉到应该属于早于红山文化的赵宝沟文化时期。其理由如下:

赵宝沟文化的线刻艺术达到这一地区史前的高峰阶段。我们所见到的陶器上纹饰充分反映当时这些艺术家运用线条的高超水平。如著名的陶尊上所刻画的被学者誉为“中华第一艺术神器”(苏秉琦语),“中国画坛之祖”(郭大顺语)透视画——龙凤图(图9),显示运用线条来突出主题的能力。同一地点出土一件石斧也刻一幅“神人”面像(图10),也应与崇拜有关。赤峰地区的岩画中,有大量鹿纹出现,并多伴有太阳神。鹿神是赵宝沟文化的主神,已见报导的三个地点出土陶尊神灵图像中,猪首龙仅一例,鹰首见有三例,而鹿首龙见有十余例,便是明证。

发掘出土的赵宝沟文化的陶人像只见于赵宝沟遗址,出土很少的原因里赵宝沟文化遗址目前为止仅两个地,而且发掘房址才只有20余座,墓葬情况尚不清楚。

岩画断代很困难的。赤峰地区岩画的一部分属于以线刻见长的赵宝沟文化时期当是毋庸置疑的,尤其是海日苏乡白庙子岩画中双目太阳神和那间双目太阳神玉面像的年代应该是同一时代的。根据这种比较,我们在结合兴隆洼文化的神话面像和神人像和红山文化的写实为主要特征的石陶雕塑神像,感觉到赵宝沟文化出现玉面像的空当。这种现象正如兴隆洼文化和红山文化均有玉器出土而赵宝沟文化目前尚未见有玉器出土的报告一样,不能由此来判断赵宝沟文化就没有玉神像。

现在民间收藏类似“太阳神”的神面像,我们不排除其中有相当多的是仿品,但正如笔者这次见到这件双目带勾云角的神像一样也有很多是真品,而且很多是带角的。这正如我们前面提到那件艺术神器中猪的头顶也出有勾云状角一样,当时的艺术家们把本来没有角的人也安上双角使之更具有神力。这也许正是当时人们表达神灵伟力的一种艺术风格吧。

红山玉器的数量和太阳神的真伪诸问题 - 西高弟里 - 西高弟里博客红山玉器的数量和太阳神的真伪诸问题 - 西高弟里 - 西高弟里博客红山玉器的数量和太阳神的真伪诸问题 - 西高弟里 - 西高弟里博客红山玉器的数量和太阳神的真伪诸问题 - 西高弟里 - 西高弟里博客红山玉器的数量和太阳神的真伪诸问题 - 西高弟里 - 西高弟里博客红山玉器的数量和太阳神的真伪诸问题 - 西高弟里 - 西高弟里博客红山玉器的数量和太阳神的真伪诸问题 - 西高弟里 - 西高弟里博客红山玉器的数量和太阳神的真伪诸问题 - 西高弟里 - 西高弟里博客红山玉器的数量和太阳神的真伪诸问题 - 西高弟里 - 西高弟里博客红山玉器的数量和太阳神的真伪诸问题 - 西高弟里 - 西高弟里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