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 夕

书画词曲 古董鉴赏 文史哲思 金融风投

 
 
 

日志

 
 

长子继承权摧残经济,换取君权统治基础  

2012-10-08 19:59:00|  分类: 奴役之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子继承权摧残经济,换取君权统治基础;
君主权力的政治基础必须通过长子继承权确立;
君权国家摧残综合国力,必定孱弱;国进民退的本质;
君权国家国际竞争中“改革”与“君权维稳”的两难处境

长子继承权在经济生活中的本质,是国家(君主)代替市场经济中私权唯利是图驱使的资源优化和成本管理,由国家调配不同的长子继承权之间的资源优化,创设新的长子继承权适应新的资源,取消破产的长子继承权……。换言之就是中央经济,计划经济,或者如秦晖的新名词“命令经济”。为了避免过分富裕的长子继承权(如中石油)拉大了贫富差距,就需要有“二次分配”,“反垄断”“监管”之类。

西方左派理论(包括大部分经济学)和马克思主义者,所有“有得见的手”的理论,都是基于长子继承权的同时,也创设/加强着新的长子继承权。当他们声称“市场失灵”的时侯,既忽视了同期市场中大量长子继承权的残存但不可忽视的负面作用,也卑鄙地掩盖了自古以来就是长子继承权摧残经济生活的公有制。正是这样一种哲学摧残现实的颠倒黑白,构筑了全世界向中世纪倒退的通往奴役之路

“看得见的手”,由君主调配社会资源,能够比市场经济更有效地优化配置?如此强盗逻辑如果有一丝半点的正确性,中华大帝国早就已经统一全世界。米塞斯指出的计划经济的价格计算是“看得见的手”的要害,但不是本文重点。但是如果长子继承权没有相应的合理性,也就不会出现在人类文明的历史中,更不会称霸五千年的文明历史,直到今天仍然构筑着现代世界重新通往奴役之路。

长子继承权在摧残经济的同时,也为君主提供了可靠的政治基础,是(摧残经济 vs 政治基础)的交换,而不论此政治基础,是否强大得足以支撑君主本身的专制政权。君主既然是君主,其政治基础就必定只能通过长子继承权确立,否则社会就变成共和国,君主权威也没有存在的必要。此种交换不但显见于中世纪的君主国,也显见于天朝帝国的事实:“国有企业是共产党执政的基础,……”,何需多言?

站在君权角色的角度,只要还想保留君权的专制,无论此专制的目的是为了对外抗战夺回钓鱼岛,或者是对内镇压不听话的愚民克伦威尔之类,牺牲部分社会经济利益(别人的)强化君权的政治基础(自已的),君权会认为是合算的。反之站在社会民众的利益立场,长子继承权的产出,只是相当于对社会造成的损失的几十分之一,当然是不合算的。是否合算判断,取决于判断者的利益角色的立场

站在社会国民利益的角度,长子继承权为国家服务(毛帝的哲学将其辩证为“为人民服务”)的收入(无论贡献给谁),弃其量只是其损害的社会利益产出的几十分之一(不是产品数量的几十分之一),通过摧残经济换取君权政治基础的(经济——>政治)交换的效率显然是极低的。但偏偏这样一种低效的交换,又是君主国建立统治基础的唯一途径!相对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君主国的孱弱就可想而知

废弃长子继承权可以大大促进国民经济和综合国力,但是君主统治基础就将被削弱;反之强化长子继承权,就将导致国民经济的萧条和综合国力的迅速下降。现代社会固然有“逢危机向左转”的传统,但是大清和天朝也表现出古老君主国“维新”的特点,危机四伏之际却自以为盛世,忙不迭“牺牲经济利益,强化政治基础”,把市场经济转变为长子继承权强化执政基础。现代俗语称之为“国进民退”。

这样一种两难的困境,既是中国战国时期各国被迫象商鞅变法那样“废公田,开阡陌”搞变法的原因,也是近代国际社会的君主国,不得不纷纷变法维新的原因,当然也是毛帝国不得不改革开放的原因,也就是传统文化极大发达的清帝国,因为实力短缺在国际摩擦中吃尽苦头,自称被侵略的原因!假如没有列强实力的对比,中华大帝国改朝换代不是不可能,但孔儒帝国继续维持几千年,估计没什么问题

马克思主义是基督教和法国大革命的杂交;旺代农民起义和喀琅施塔得水兵苏维埃暴动
马克思主义在西方文化中深厚根基;汉娜.阿伦特与马克斯.韦伯与马克思主义同样的价值观
私有产权是自然贬值的;长子继承权依靠成本转移而“保值增值”;《资本论》是长子继承权
长子继承权的盛行,意味着政府广泛的干预;监管的本质就是政府权力衍生的长子继承权
暴力改变产权现状者,可不加警告击毙之!公有制卫道总是哀叹“公信力缺失”,因为公有制需要君主青天的权威》 
(国有资产)长子继承权“保值增值”,让国民低人经成为必要;长子继承权导致资源错配的大量荒芜
“资本=长子继承权”的先验预期;商鞅变法,英国资本主义进程,“金融寡头”如何孕育现代资本主义
马克思主义是符合传统宗教信仰的理想;颠倒了“从公有制到私有制”;长子继承权是公有制社会的制度实现
长子继承权摧残经济,换取君权统治基础;君主权力的政治基础必须通过长子继承权确立;
君权国家摧残综合国力,必定孱弱;国进民退的本质;
君权国家国际竞争中“改革”与“君权维稳”的两难处境
;》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