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 夕

书画词曲 古董鉴赏 文史哲思 金融风投

 
 
 

日志

 
 

“法西斯主义是行动,从来不是理论”(墨索里尼);  

2012-10-23 21:32:00|  分类: 现代国家社会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革命成功的秘诀在于“代表绝大多数”革“多数票”的命;
极权主义的凶残是为了革命,为了信仰,为了“正义”……;
“法西斯主义是行动,从来不是理论”(墨索里尼);
公有制民主必定催生凶残奸险的革命家


阿罗不可能原理”证明的公有制民主之不可能,还是假定“人人参与”的前提,真正的社会普选还要简单一点:无论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沉默,漠不关心,无法关心”的总是占了大多数。因为私有制基于“利益归于个体”。因此“沉默总是大多数”并不会让沉默者成为无主圈占的公田,而在公有制前提下,政治的关键就不是在竞选中争取“多数票”,而是在行动中抢占“沉默大多数”的公田。

这就是法国大革命的雅各宾派,列宁的革命,墨索里尼的执政,希特勒的上台以及毛的登基的共同要点。用墨索里尼的话来说:“法西斯主义从来不是理论,而是行动;行动成功后,再让学者找理论”,——>That’is it! 即以薄的阴谋集团而言,现在谁都看出无论是乌有之乡还是薄集团,都只是极小的一撮;但当其铺天盖地的宣传时,却恍惚天朝尽是新文革!薄登基后再寻求竞选“合法”,有何难哉?

私有制社会对于异已,一般是宽容的;法西斯主义或者说共产主义的极权,对于异已总是凶残的。原因但不是法西斯主义者道德品质败坏。实际上纵观阿道夫.希特勒的一生,仅以个人操守而言,甚至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类似的个人高尚品德,同样可见于罗伯斯庇尔,列宁,斯大林,甚至毛主席等人的身上。问题就在于,法西斯主义政权,总是“代表沉默的大多数”,镇压于“发声的那些多数”!

私有制社会的民主执政者,其合法性无须担心竞选的再次确认,因此无须镇压异已。但法西斯主义(包括极权)则是出于崇高的理想,镇压于多数,而代表了“沉默的大多数”,自然无法通过竞选的授权;更何况一旦确立私有制原则,法西斯主义将是“皮之不存,暴君安附”。比起列宁或雅各宾派的革命上台,尽管希特勒上台后解散一切政党,从而避免了再次选举中败选的可能性,已经是很光明正大了

雅各宾派,列宁,墨索里尼,希特勒,毛主席,甚至薄青天差点上台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当时社会的“公有制”,为不缺信仰的革命家提供了诱人的“公共利益”(分子),而实际上由于公有制的民主否定了个体原则,导致了社会民众必定是沉默的大多数,争夺“操纵公共利益”的只能是极少数的觉醒者(分母)。分子极大而分母很小,公有制一定超出某种程度不缺信仰的革命家凶残上台就不可避免。

列宁和斯大林以及毛主义的国家,无非主张暴力建构成理想天堂,教会式的政党控制了国家的一切,封建伦理中的“人道主义”则以阶级斗争的名义给扔进了臭水坑,基督教本来针对(外部)异端和异族斗争,被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转移为对国内“阶级敌人”的生命财产的剥夺和消灭。至于希特勒的纳粹只不过是用同样的辩证法,把阶级斗争的矛头指向少数民族和邻近国家,此即今 天的“民族主义”。

正是因为公有制传统“利益分子极大”极大而“党内民主分母很小”,象列宁和雅各宾派那样真正的一小撮,才有可能出奇制胜,利用各门中派的信仰分子,还没有意识到“秘密工作/革命”的威胁,反而声讨于“私有财产的自私自利”,不去贯彻私有制的自治,反而搞什么“唤醒愚民”“向国际接轨”的“普选”(如克伦斯基)。如此误区!列宁,雅各宾派等人的革命上台,不就可行了!合情合理的吗

西方过去对于犹太人似乎是秘密的社团生活恐惧有加,今天民众对于如摩门教避而远之,尽管乌有之乡的毛贼反复渲染什么“共济会”“国际阴谋”,姑且不说这些阴谋论查无实据(否则就不叫阴谋论),就算这些秘密组织实有其事,在一个“权益默认归于个体(自治)”的私有制社会,除了让秘密的同志们办正经事更麻烦以外,(削弱了他们的竞争力),完全不能构成任何公共性的威胁

革命是封建制度的新陈代谢,《黑客帝国》的升级;革命不是社会的进步,是长子继承权的新陈代谢
公有制政体就是君权的利维坦怪兽;君权利维坦怪兽眼中的“计划生育的必要性”
计划生育是君主权力对个人生育的监管;建立在等级社会和法理和现实基础上;公有制帝国的统治基础是愚民公害
天主教关于计划生育,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历史决议;罗马天主教是唯一的全球性政党,与马克思主义悲剧的关系
“代表未出生的胎儿”极权于“未来父母”的计划生育;“代表沉默的大多数”专制于“国民”的君主极权
公有制民主中“个人是没有意义的”;剥夺个人价值判断,公有制民主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颠覆民主选举的法国大革命,十月革命;开炮镇压游行示威的军事天才波拿巴将军;
民主的稳定构筑在“默认权益归属个体”的基础上;公有制民主的败选方不能容忍“革命”失败
革命成功的秘诀在于“代表绝大多数”革“多数票”的命;
极权主义的凶残是为了革命,为了信仰,为了“正义”……;
“法西斯主义是行动,从来不是理论”(墨索里尼);
公有制民主必定催生凶残奸险的革命家
;》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