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 夕

书画词曲 古董鉴赏 文史哲思 金融风投

 
 
 

日志

 
 

亚里士多德,威廉奥卡姆,培根,笛卡儿,波普尔的承传  

2012-10-12 21:38:00|  分类: 科学和世界观和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院哲学 vs 自然哲学”与“社会科学 vs 自然科学”的鸿沟;
自然哲学中亚里士多德,威廉奥卡姆,培根,笛卡儿,波普尔的承传;
达尔文分门别类的生物科学和实体逻辑;
“经院哲学 vs 自然哲学”的要害都是偷换概念

从经院哲学的逻辑演绎和笛卡尔的自然哲学,以后就被作为“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分界,貌似有不可逾越的鸿沟。两者区别为现代所有知识分子都会有所感受:社会科学中的绝大部分,典型如经济学和历史学,无法用数学表述;缺乏数学自然科学的精确要求无法满足。中世纪欧洲的“启蒙”经过马克思主义的介绍,也被东方帝国原封不动地奉为21世纪的权威,——>谁说孔儒社会守旧不化呢?

用叶子的研究说明两者的区别。经院哲学会从“叶子都是有脉络的”的特征(抽象),引申出“有脉络的都是叶子”,再由辩证法,说不定就会得到“人也有脉络(骨胳),所以人是特殊的叶子,所以人应该象叶子那样安于现状,直到自然凋零”的逻辑结论。说老实话,咱天朝的中医瑰宝,就是这样辩证出来的。按培根的归纳法,就会收集尽可能多的叶子,统计其特征,然后归纳出“叶子有脉络”的结论。

筁卡儿的自然哲学把数学统计引进了归纳法,用数学表述其关联性,就会出现“叶子重量与脉络长度的关联性”,或划出平面曲线的某个点,此点为竹叶(轻而脉络长),末端是榕树叶……,马克思主义和凯恩斯主义这些计划经济学家,就会选择性采纳演绎法“人也有脉络,也是特殊的叶子”,再把叶子经验统计上的关联,延伸为“人是不用吃东西的,是叶子关联曲线上最均衡的优化”。

波普尔的哲学并没有解决两者的方法论错误,而是说“无论你是用那一派得到的结论,别人都可以说你是错的”——>此观点没错!问题是站在世袭政府或者君主的立场,就会变成“任何老百姓的观点,政府都可以说你是错的”。但如果不能确立“个体的私有权力和利益不可侵犯”,波普尔的哲学给辩证成君权神授一点都不困难。这就是维特根斯坦与波普尔的分歧。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亚里士多德为经院哲学提供的演绎逻辑,是没有错的;有错的是经院哲学的辩证法老是偷换概念,把性质不同的事物给辩证成“白马非马”就是“白痴也是马”。如果预先作为有根有据的分门别类,演绎逻辑对于大部分学科来说,已经足够了;数学虽然能够提高更高的统计范围和更高的精确度,必须在正确的分门别类下的逻辑关联的约束下才有意义。数学只是一种更严密的逻辑,而已

达尔文进化论由此产生。动植物标本和化石按某种特征(逻辑演绎)分门别类后(抽象)统计共性与例外,归纳出“界,门,纲,目,科,属,种,亚种”等;由不同的种属之间归纳的逻辑关系(实体经济学的“合作,竞争”),从而展现出生物学世界的细节。化石与现存生物之间的逻辑关联展示了“物种起源”。基督教和马克思主义运用辩证法也及时地,把进化论偷换成了“发展论,达尔文主义”。

现代主流经济学是错误运用了培根和笛卡尔“自然科学数学定义的方法论”的典型。因为培根和笛卡尔的数学派只是强调数学作为严密逻辑的作用,而不是象今天的主流经济学那样,将五花八门的所谓数学“均衡”当成新一代辩证法,专门用来偷换概念!现代自然科学的基础不是数学,仍然是逻辑演绎,它的源泉奥卡姆法则的本身,就是逻辑演绎的结论:“上帝喜欢简单,如无实证,不要引入实体”。

经院哲学的要害是偷换概念,模糊了显而易见的分门别类;自然哲学滥用数学时,要害恰恰就是偷换了分门别类。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是限定在天体运行的数学表述上的,这就是分门别类,如果用到人类社会,会是什么结果?当分门别类界定彼此之间相互关系的方法论,成为融合两者的方法论时,就是软件语言中的“实体逻辑”。这是表述生物学/进化论而产生的逻辑工具


公有制社会依赖于长子继承权的世袭化;红二代不正当的“红江山的长子继承权”观念;》 
“单位共有”的长子继承权是最普遍的封建形式;工团主义的特权是长子继承权,市民自治权是私有产权
封建社会为什么要保持长子继承权的完整性“稳定”?无限制的隐性税收;经济在长子继承权抑制下萧条,直到崩溃
土地私有化中的长子继承权误区;中国“房地产业”基于长子继承权;房地产业奉行长子继承权的逻辑结果
看对了房价“上涨”就能赚钱吗?看对了指数“涨跌”就能赚钱吗?股神和炒楼神的虚拟正义“失去的天堂”
托马斯.阿奎那发现亚里士多德后的经院哲学;奥卡姆法则,培根的归纳法,笛卡儿“我思故我在”; 》   
“经院哲学 vs 自然哲学”与“社会科学 vs 自然科学”的鸿沟;
自然哲学中亚里士多德,威廉奥卡姆,培根,笛卡儿,波普尔的承传;
达尔文分门别类的生物科学和实体逻辑;
“经院哲学 vs 自然哲学”的要害都是偷换概念
;》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